当前位置: 首页 > 畅销书籍 > 小说 > 本巴(第11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以蒙古族史诗《江格尔》为背景,追溯逝去的人类童年)

浏览历史

×

本巴(第11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以蒙古族史诗《江格尔》为背景,追溯逝去的人类童年)

本巴(第11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以蒙古族史诗《江格尔》为背景,追溯逝去的人类童年)

本巴(第11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以蒙古族史诗《江格尔》为背景,追溯逝去的人类童年)

prev next

  • 商品货号:BB1719047147
  • 商品重量:500克
  • 商品点击数:38
  • 本店售价:€9.76
    注册用户:€9.76
    vip:€9.27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0 积分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第十一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刘亮程长篇小说,花地文学榜2021年度长篇作品

◎《巨人传》式的狂欢、《堂吉诃德》般的天真、卡尔维诺式的轻盈

◎以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为背景展开,追溯逝去的人类童年,探寻一个民族的历史记忆与诗性智慧。
* 在《江格尔》流传的过程中,民间艺人在唱与听的互动中,不断加工,使史诗的内容逐渐丰富,承载着古人对自然、人生的理解,是一个民族历史记忆、经验情感、诗性智慧的集大成。

◎一本给成年人的童话
* 故事的主人公是几个孩子,故事的主人公是我们所有人。本巴世界是现实世界无限伸长的影子,是我们寄存在高远处的另一种生活。在说唱人齐的吟唱中,在游戏、故事和多重梦境里,我们回到了世界原初意义上的本真,看见了另一个时间中的自己。
* 搬家家,捉迷藏,做梦梦,孩子们把残酷的战争生活,做成好玩的游戏。在游戏的进程中,奔往二十五岁的聚会,从四面八方的时间里,一一归来。

◎译林版独家版权,全新力作 系列全面更新,“世界至美的书”得主朱赢椿整体装帧设计
“刘亮程作品”包括小说《本巴》《虚土》《凿空》《捎话》,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在新疆》,访谈随笔集《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等,均为译林社独家版权,囊括刘亮程全部重要作品,完整呈现刘亮程创作全貌与精神世界。刘亮程是21世纪真正的田园作家,物欲喧嚣下的精神守护者,具有陶渊明的悠然与宫崎骏的时空。在将“刘亮程作品”整体交由译林社时,刘亮程系统梳理作品集思路,亲自修订,校正老版本中320余处问题,撰写全新后记,完整阐释各本修订方向与内容。知名设计师朱赢椿整体装帧,灵性设计。作为“虫子书”作者,朱赢椿关注自然,钟爱万物生灵,他以与刘亮程高度契合的审美趣味,完美呈现刘亮程笔下宇宙混沌、自在自足的文学世界。

 

 
内容简介

江格尔的本巴地方,
是幸福的人间天堂。
那里人都二十五岁,
没有衰老没有死亡。
——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

在史诗驻足的地方,《本巴》开始讲述。
沉醉在七七四十九天青春欢宴里的江格尔,接到远方哈日王的挑战,少儿英雄洪古尔只身出征。
不愿出生的赫兰,为营救哥哥洪古尔被迫降生人世,用从母腹带来的搬家家游戏,让草原上所有的大人在游戏中变成孩子,终又回到母腹。
不愿长大的洪古尔为寻找失踪的弟弟,用捉迷藏游戏让草原上的一半人藏起来,另一半去寻找。
而在母腹中掌管拉玛国的哈日王,用做梦梦游戏让这一切成为他的梦,又在梦中让人们看见那个真实世界的本巴缔造者:史诗说唱者齐。

起初,这些人物只有名字,后来在风雪夜里,在一个个篝火旁的故事里,他们被讲活,有了灵魂。

 

作者简介


刘亮程,1962年生,新疆沙湾县人,现任新疆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散文委员会副主任,被誉为“20世纪中国后一位散文家”。著有诗集《晒晒黄沙梁的太阳》,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在新疆》,长篇小说《虚土》《凿空》《捎话》《本巴》,访谈随笔集《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等。有多篇散文收入全国中学、大学语文课本。获第二届冯牧文学奖、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等奖项。
2013年入住新疆木垒,创建菜籽沟艺术家村落及木垒书院,任院长。

 

目  录

章 搬家
童年
出征
哺乳
转场
车轮
降生
搬家家
游戏
哈日王
恐惧
忽闪大臣

第二章 迷藏
捉迷藏
衰老
酒宴
躲藏
出来
回家
使者

第三章 做梦
乌仲汗
迁徙
做梦
真实


第四章 本巴
影子
东归
赞诗
牧游
错过
衰老
本巴

第五章 史诗
吃奶的娃娃洪古尔大战格楞赞布拉汗
两岁的贺顺乌兰出征打仗

 

媒体评论

长篇小说《本巴》以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为背景展开,塑造了一个没有衰老没有死亡、人人活在二十五岁的本巴国度。史诗般的天真雄浑,民间艺人的奇特想象,巧妙地构建起一个世界。又从古人想不动的地方开始,继续往更远处畅想,哲思贯注,栩栩如生,呈现出艺术的恢弘绚烂,亦流露现代人返璞归真的精神追求。
——2021花地文学奖长篇小说奖致敬词

《本巴》写了一个活在童年不愿长大的孩子,一个不愿出生和被迫出生后还要返回母腹的孩子,还有一个在母腹掌控国家的孩子。世界在他们手中,游戏般玩转起来。《本巴》是关于时间的童话史诗。
——刘亮程

这是一部超越我的阅读经验的史诗小说,从未有人如此描写过在伟大的时间与同样伟大的梦幻中改朝换代的人类生活。这是一部新奇之书,是人类的一个伟大的寓言。读后有浩渺远大的一个叹息,重重地落在我们的这颗星球上。
——作家 何立伟

《本巴》既保有史诗中天真、单纯和奇特的充沛想象力,又具有比史诗更繁复、精微的结构与思维。
——评论家 王彬彬

《本巴》打通梦幻与现实、创造者与被创造者、小说家与人物、真实与虚幻的限隔,也打破了叙述者的霸权,真实世界与本巴世界互相创造,互为镜像,他们各自从对方的视界中照见自己,互通互补,并无主客之分。这正是《本巴》的志向。《本巴》也可以说是刘亮程的一个梦,由他与本巴史诗英雄共同创造。
——王晴飞

 

在线试读
童年 br 0 br 当阿尔泰山还是小土丘、和布河还是小溪流的时候,时间还有足够的时间让万物长大。 br 江格尔就在那时长到二十五岁,美男子明彦也长到二十五岁,本巴国所有人约好在二十五岁里相聚,谁也不再往前走半步。 br 先出生三十年,能预知过去未来九十九年凶吉的谋士策吉,早已等候在那里,他每日站在班布来宫殿的瞭望塔上,往几十年远的路程上眺望。 br 后出生的美人阿盖姗姗来迟,在她十二岁的早晨,江格尔隔着十三年的距离拉住她的手。多远年月里的美人,江格尔的手都能伸过去拉住。 br 还有摔跤手萨布尔,他在二十三岁时突然想起一桩往事,掉转身跑回到童年,把小时候赢了他的一个伙伴摔倒,扔出去七年远。然后,他两天走完二十年的路,在晌午前赶上班布来宫的隆重酒宴。 br 萨布尔说,好多我们熟悉的人都在童年里贪玩。时常在早 晨和黄昏,隔着喊声能翻过去的一道山,隐约听见他们的呼喊。 br 还有天下有名的快嘴判官贺吉拉根,他刚打完一场十三岁里的官司,把明彦小时候被人夺走的牛石头牧场判回来,让这位远近闻名的美男子,脸上有了来自少年的灿烂阳光。然后,他急匆匆往二十五岁里赶,这位嘴比腿快的大判官,他的嘴巴已经伸到班布来宫殿的酒宴上,腿却还在一年远的戈壁上蹒跚。 br 还有,牧马人哈尼赶着成群的马匹过和布河,上游的河里蹚满彩霞般的枣红马,中游的河里蹚满夜色般的铁青马,下游的河里蹚满蒲公英花般的雪青马,河水被千万只马蹄溅起,在半空中飘成另一条河。站在宫殿瞭望台上的谋士策吉,看见这条年老的河流里,蹚满一岁两岁的马驹。而牧马人哈尼,正在赶马蹚过他二十四岁的那段河,他离九色十层的班布来宫,只剩下一声马嘶的距离。 br 还有,挥双斧的大肚英雄贡布,已经在二十五岁里待了七年,他的年龄停住了,左右手的金银斧头却不愿停住。左手的金斧头追着阳光往前走,杀尽未来年月的敌人。右手的银斧头循着月光往后走,把暗中跟过来的大鬼小鬼全砍死在黑夜中。 br br 1 br 整个本巴只有洪古尔一人没有长大。 br 洪古尔本来可以和江格尔一起长大,他父亲蒙根汗把长大的机会给了江格尔。 br 说来话长了。 br 当本巴草原还是巴掌大,天上的月亮还是指甲盖大的时候,江格尔出生了。 br 江格尔一出生便成了孤儿。 br 他的父亲乌仲汗,晚年沉迷于一场一场的酒宴。一代汗王和他的勇士们,都老得骨头变薄,经不起草原戈壁上的风吹雨打,只有喝酒说话的嘴还没有老。老汗王和他创建的本巴,却早已风雨飘摇。 br 策吉的父亲,那位因两眼昏花,只能看见前后二十年凶吉的老谋士,醉醺醺站在班布来宫殿的瞭望塔上,焦虑地看见三年远的路上、五年八年远的路上,扬起冲天尘土,四面八方的烟尘在朝本巴围拢过来。 br 老谋士已经没力气走进宫殿,给比他还老的乌仲汗汇报军情。 br 早年,他的智谋还管用。当老汗王和骨头变薄的勇士们,借着酒劲,七嘴八舌地说他们年轻时打过的胜仗、杀死的莽古斯时,老谋士命马夫把宫殿所有的窗户打开,让那些骇人的大话随风飘去,一次次把远路上的敌人吓退。 br 后来不行了,那些老英雄没牙的嘴里,连一句硬话都没有了。 br 本巴就在那时被莽古斯彻底吞噬。 br 一世英主乌仲汗,在酣醉中被莽古斯掳去,只留下嗷嗷待哺的江格尔。 br 洪古尔的父亲蒙根汗,把出生不久的江格尔藏在山洞,让自己刚出生的儿子洪古尔冒充江格尔被莽古斯掠去。聪明的莽古斯并不相信这个愣头愣脑的小家伙就是江格尔,他们杀死所有车轮高的男子,把洪古尔拴在车轮旁看着他长大,只要长到车轮高,不管他是不是江格尔,他们都会杀了他。 br 洪古尔就在那时候停住不长了。 br 藏在山洞的江格尔却迅速长大,那个漆黑的山洞让江格尔仿佛又回到母腹,他一场一场地做梦,在梦中学会父亲乌仲汗打仗治国的所有本领,并在梦中把一辈子的仗打完,赶在山洞盛不下他之前,跑了出来。 br 那真是地动山摇的一天。 br 那座让江格尔第二次出生的高山,有了一个名字,叫赛尔山。对面的另一座叫哈同山。一个是王,一个是妃。 br 相传还没投生人世、形似一颗晶莹露珠的美人阿盖,就在哈同山顶的草尖上,望着赛尔山头云阵般升起的一场场梦,等待那个做梦的人出世。她等到石头开花,又在江格尔出世后,等到地上的露水积攒成一条河,连接起两座山,她才迟迟来到世间。 br 这条连接起赛尔山和哈同山的河,也有了一个名字,叫和布河。 br br 2 br 话说江格尔一出世,便将吉祥平安还给了本巴,占领了他父亲草原的莽古斯,都被江格尔消灭在一场场的梦中。 br 那些蛮狠的莽古斯,白天在本巴草原上横行霸道,每到夜晚,眼睛一闭,江格尔便提刀跨马出现在他们梦中。江格尔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捕捉他们。刚开始,莽古斯以为在梦中被杀了,天亮后还会活过来。后来不断有莽古斯在梦中死掉,天黑后闭住的眼睛,天亮了再不会睁开。莽古斯真正地害怕了,不敢闭眼睡觉,晚上聚在一起彻夜喝酒,手拉手坐一圈,见有人睡着,赶紧拉醒来,灌一碗酒。 br 一个又一个黑夜被他们睁着眼熬过去。 br 夜晚的瞌睡移到白天。 br 可是,江格尔又提刀跨马,出现在他们的白日梦中。那些可怜的莽古斯,大白天闭住的眼睛,天黑后再不会睁开。江格尔把他们统统消灭在梦中。 br br 3 br 洪古尔眼看长得威武雄壮的江格尔从山洞出来,几乎没动手便收复了本巴,当了汗王,还娶了天下无双的美人阿盖做了夫人,他便知道自己再不需要长成大人。 br 洪古尔从那个铁链拴他的车轮旁被解救出来,啥也没干,吃了口母亲的奶水便开始打仗。他仗着自己年龄小身体轻,脑子里没装世上沉重的事情,借一阵风便可到达千里之外,轻松追上那些逃跑到连江格尔都梦不到的天边躲起来的莽古斯,把他们的头砍了,揪住头发抡圆,扔到七场风远的另一重天边。然后,他乘着刮向本巴的微风悄然回到家。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又回来。 br 在人们纷纷离去的童年,还有好多不愿长大的孩子,他们或孤独一人,或成群结队,留在变成往事的白天黑夜里。 br 那里树不往高长,河水不往两岸上荡漾,太阳和月亮,在人们的念想里发光。 br 洪古尔的岁月在那里停住。那些孩子用稚嫩的童音喊洪古尔的名字,让他去玩搬家家游戏,做捉迷藏游戏。 br 可是,一直不长大的洪古尔没去玩这些小孩游戏,他跟长大成人的勇士们坐在一起。江格尔安排他坐在十二英雄右手的首位,人们叫他吃奶的少儿英雄。 br 洪古尔吃了多少年的奶,他母亲都记不清。 br 当巴音温都尔山只有女人乳房大的时候,洪古尔就在吃奶了。他拒食人间任何食物,除了奶水和酒。
商品属性
[作者] 刘亮程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图书书号/ISBN] 9787544787932
[出版日期] 2022年01月 
[开本] 32开
[图书装订] 精装
[纸张] 胶版纸
[图书定价] ¥59.00

商品标签

购买记录(近期成交数量1)

用户名购买数量购买时间订单状态
D***i12024-06-22 20:54:03成交
总计 1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